臉 耳 北極殿
Face, Ear, Old Temple

東來阿姨的手碰到我的瞬間,打開了我意識資料庫裡的某些東西

那是由於每天長時間使用,厚厚的皮已被磨得油滑光亮的手

那樣的手用力捏著我的臉、我的肩、我的手臂,讓人覺得倍受疼愛

像是受到媽媽或阿嬤的疼惜一般,忽然有點哽咽

想起小時候曾經很疑惑,明明都是手,為什麼媽媽的觸感跟我的觸感如此不同

於是那雙手將某種資生堂保養品塗在我臉上的時候,我忍不住輕輕地說

阿姨,這個好香喔

 

 

昭安的老闆掏耳朵很癢

酥麻酥麻的感覺從軟骨延伸到脖子和臉,一度甚至到了背上,我差點整個人彈起來

老闆則是

沈默

沈默

然後說

你的耳朵很乾淨哪……但我還是要多掏幾下,不然這錢花得不值得

我、韻琳都笑了,然後有什麼東西似乎就被放開了,老闆也逐漸眉開眼笑

昭安有許多規矩

有許多寶物

有許多個性

也有許多驚喜

 

 

那天晚上我們散步到了北極殿

北極殿是黑色的,很靜,中庭或是天井有風,很涼爽

忽覺人從古到今的變化其實很少,古人大概也是在這樣的天井中乘乘涼、偷偷閒

然後就冒出了一大堆蟑螂

燠熱的地區大概逃不過這種景況,即便是鷲嶺古地依舊如此

臺南人的悠閒似乎是心境上的,隨地石階可坐下聊天、甚至開會

反正白天再怎麼燥,夜晚都是涼爽的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