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甲師與海埔新生地
The Manicurist and Reclaimed Land

阿妙的話不多,至少一開始是如此。

她的用詞簡短而精準、動作俐落而沉著,並且散發出一種讓我屏息的專心,似乎一個亂動就會撕裂那個平衡的節奏。

 

我的腳泡在熱水裡,我的腳墊在毛巾上。我像是旁觀者盯著自己的身體,剪刀剪過去,探針伸進去;我的腳趾像被修枝的樹木一般,看著驚心,觸感卻輕柔無比。於是豎著的毛逐漸塌下來,那是一種無法靠言語達成的信任。

 

隔天一早,我與一起駐村的韻琳前往安平吃海產粥,然後在老街東逛西逛,進了以前的清兵宿舍,還去了億載金城(看到阿姆斯特朗砲時不小心笑出來),十足的觀光客。然後我們往市區的方向走著走著,儘管大汗淋灕,竟然又回到華谷了。華谷門口的架子上掛滿白帥帥與黃澄澄的毛巾,在烈日下隨微風乾爽地跳著舞,讓人好想把臉埋進去(但我忍住了)。

 

後記:華谷位在安平五期重劃區,離舊安平不遠。去了才發現,重劃區其實是一個被運河包圍,與陸地不相連的島嶼,進出台南鬧區全都要經過橋。那裡以前甚至不是陸地,我突然想到百年前駐守億載金城砲台的士兵,還有當時他們是不是孤立在海中,前後都只有自己?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1/6